1分钱充4小时“国家队”入局共享充电

近来,上海街头悄然出现电动车共享充电桩、换电柜,“1分钱充电4小时”的收费,与“30元充电4小时”的共享充电宝、普涨的共享单车形成鲜明对比。上海各区正在联合上海电信、商汤等公司,启用“智慧眼”盯住电动车进楼道充电,共享单车违停等乱象。共享单车创业企业摩拜从上海开疆辟土,有望冲击“共享出行第一股”的哈啰单车也是上海的“独角兽”,这座城市亲眼见证着一场场共享之战。

ofo与摩拜曾经无限接近合并,却被阿里出手“搅黄”,商战故事为人津津乐道。

共享单车的废墟之上,浮现着曾经寸土必争的全国性“战役”。这项“公益事业”留给用户的是不断上涨的使用费和几百年难退的押金,留给城市的是一个难消的“伤疤”——违停乱象。

不仅如此,共享“物价”上涨怎么办?“战后伤疤”如何弭平?这些问题都摊开在城市治理者眼前。近来,上海街头悄然出现电动车共享充电桩、换电柜,“1分钱充电4小时”的收费,与“30元充电4小时”的共享充电宝、普涨的共享单车形成鲜明对比。一疏一堵之间,上海最后一公里井然有序地运行着。

在上海普陀区曹杨街道武宁片区周边及梅川路、枣阳路上,一排排电动车共享充电桩悄然出现,用手机扫一扫二维码便能给电动车充电,微信支付1元/4小时,银联云闪付App只要1分/4小时。中国铁塔上海公司(下简称“上海铁塔”)最先在曹杨街头试点共享充电桩模式,后在小区设置充电桩和充电柜。

聚焦外卖日单量过万的热点区域后,又针对快递小哥、外卖小哥推出换电柜,与外卖站点等合作,价格也与市场价差不多,包月299元/人。

如今,电动车智能换电的模式正在掀起新一波创业热潮,上海是发源城市,除了“国家队”中国铁塔,哈啰小H、e换电、智租等创业企业也在杀入。一旦电池标准统一,以后外卖小哥可能就不用再省钱买破旧的二手车,购买新的电动车只要半价,因为只需要买车架,不需要买电池了!比起共享经济的新热潮,这一模式更大的意义在于,用“疏”解决居民飞线充电乱象,缓解充电难的问题。但是,上海只有30%的小区设置了电动车集中充电场所,停车位仍有213万辆缺口,变相滋长“入户充电”乱象,沿街店铺更是飞线充电的重灾区。

“我们以前都从门店里飞线出来充,一天不停地轮换充电。一位附近门店的房产中介小哥正在扫码开充电桩。2020年,上海发生电动自行车火灾事故381起,造成20人死亡,分别占到全市火灾总数的12.87%,死亡人总数的41.7%和伤人总数的40%。

电动车,城市最后一公里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充电曾几何时却成了“隐形杀手”。就在这时,城运中心大屏上出现了一个使用告警,上海铁塔相关负责人解释,如果小区内充电设备的使用率过低,可以判断小区有飞线或入室充电的风险,街道可以直接通过一网统管平台向小区居委会派单,“这就解决了以前小区楼道充电管理难的困境”。

从曹杨街道辐射普陀区,从普陀区辐射上海市,上海铁塔已在上海部署低速充电桩813个,充电端口数达8000余个,使用次数近20万。

国家队进军电动车共享充电领域,不是为了打价格战,融入城市是他们更大的挑战。散落街头的共享充电桩一点也不起眼,它像是一个花坛,又可以供市民休憩,等待电动车充电的同时,还可以扫码给手机充电。

宝山八村的一幢高层建筑里,一辆电动车刚被推进电梯,响亮的语音告警声就循环播放:“请勿将电动车驶入电梯,请取出电动车”。

如果有人不顾尴尬,想继续推电动车上楼,电梯就会自动停止运行,直至电动车离开。电梯之所以能变身“居委会大妈”,是因为它装了一只“智慧眼”,AI会自动分析视频,判断是否有电动车进入电梯。上海电信举一反三,将这一黑科技推广到共享单车进小区、电动车进楼道等场景,将已经安装的“智慧眼”用活。

目前,上海电信在宝山友谊路街道安装劝阻电动车乘梯上楼的应用,在瑞金二路、南京东路两个街道试点劝阻电动车进楼道、共享单车进小区的应用,并在奉浦街道、庄行镇两大城运中心进行立项,将前两种应用结合,覆盖楼道、电梯等多个场景。

跟电梯自动停运这种强制方式不同的是,“智慧眼”发现有人骑共享单车进小区,或者推电动车进楼道后,会通过城运中心一网统管平台,直接向小区派单。短短几分钟内,居委会就能定位违规车辆和人员。

电动车一旦起火,最快在100秒内就能夺人性命。为了不让电动车成为城市里的“隐形杀手”,上海市一疏一堵。先是明确在2020-2022年,每年建设一批充电桩示范小区,加快实现社区充电安全监管和智能有序充电。

后又将在今年5月1日起实施“史上最严电动车管理条例”—— 《上海市非机动车安全管理条例》,明令禁止电动自行车在楼道充电等行为,最高罚款5万元。

于是,共享充电模式和“智慧眼”监控模式应运而生。“智慧眼”盯住的两轮车不止电动车,还有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的问题不只是进小区,还有更大范围的违停。根据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公布数据,上海共享单车的数量仍稳定在50万辆以上。以前靠网格人员上街巡查这种“人海战术”很难牢牢盯住,于是上海将这一场景转化为“人机互动”。

这背后不是靠人巡逻,是“智慧眼”先于人发现了共享单车乱停放这个现象,推送到网格员的政务微信或单车公司,单车维护人员才能在第一时间到达现场。靠人眼判断违章停车并不难,但想靠机器则需要驱动更难的算法。因为共享单车乱停放是一个典型的小数据场景,具有不规则、对象零乱、边界模糊、密集堆放等特征,传统算法很难检测。

最后,AI公司商汤通过场景分割等新技术,利用局部与全局信息进行多尺度融合优化学习,提高了识别准确率。AI巡兵节省了城市治理的人力成本,也能帮单车公司进行合理的调度,解决密集区域车子爆满、空闲区域无车可骑的问题。对AI公司来说,城市治理中有很多长尾应用仍有开发的空间,这也是一个值得商业价值挖潜的领域。

哈啰出行曾想过很多方式来解决共享单车违停、分布不均等难点,比如在上海奉贤区试点蓝牙“道钉”,通过地面安装的传感器与单车发出信号进行实时比对。同时,哈啰与千寻合作研发车辆高精度定位及电子围栏停车技术,利用北斗高精度时空智能服务,让定位精度达到亚米(小于1米)级。但行业人士指出,哈啰的问题在于只能识别自家公司的车辆,对城市治理来说,很难达到一网统管。

目前,在美团、哈啰、青桔三家的数据已经接入普陀区城运中心,在其一网统管大屏上,可以实时显示在线车辆和低活跃度车辆,政府还会分析地铁周边的单车数量等,为的便是加强重点区域单车的管理。26000多公里的地下管网,连接着井盖、路灯、消防栓等1500多万个部件,全部被连接在一张网上,上海这座城市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有丰富神经元的智能体。这个超级大脑,在市、区、街镇三级平台下井然有序地处理着神经元传回的信息,大数据中心、网格系统、公安指挥系统是贯通三级平台的神经中枢。

最后一公里的交通工具,正在成为上海这个智能体新生的神经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