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19岁的女性电竞选手遭到同行谋害

英格丽德·奥莉维拉·布埃诺·达·席尔瓦,是一位巴西的女性电竞选手,隶属于巴西的FBI(Fantastic Brazil Impact)电子竞技战队,主打《使命召唤手游》(Call of Duty: Mobile)项目的比赛。

她的昵称叫“Sol”,即葡萄牙语中的“太阳”,Sol才19岁,她的职业生涯本该像初升的太阳一样耀眼。然而Sol的青春年华,彻底定格在了2021年2月22日。

凶手是奥莉维拉的同行——18岁的《使命召唤手游》男性电竞选手,吉列尔梅·阿尔维斯·科斯塔,隶属于巴西的GEO(Gamers Elite Orgenization)战队,昵称“Flashlight”。此前Sol与科斯塔代表各自的队伍参加了一场比赛,二人赛后互相结识。据Sol的母亲回忆,Sol之前去过科斯塔的家,她认为两个人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一个月后,科斯塔再次邀请Sol到自己的家中做客,一同玩游戏。毫无防备的Sol在科斯塔家中遭到对方袭击,身中数刀,当场身亡。科斯塔把这起凶杀案的绝大部分过程录制了下来。

在一部短视频中,科斯塔把镜头对准Sol血泊中的尸体,口中念念有词:

“看啊,多么美妙!哈哈,好,现在她死了。科斯塔还借助Instagram、WhatsApp等渠道,向他的好友及巴西的数个《使命召唤手游》电竞组织与玩家群组发送这些视频。

在公告的最后,GEO战队向所有玩家发出呼吁,不要转发Sol遇害的相关视频。

一位与科斯塔素不相识的大学教授也莫名其妙地收到了科斯塔的邮件。邮件的标题是“值得称赞的行为”,邮件附带了杀人视频的链接,凶手还在邮件中发出恐吓,称不久就会发起新的袭击。这位教授承诺,“我不会打开这些视频链接,更不会转发它们”。

收到报警后,警察赶到了科斯塔位于圣保罗市皮里图巴区的住宅,只发现了Sol带有多处刺伤的尸体,而科斯塔已经逃之夭夭。

科斯塔向他的家人打电话说准备自杀,但在其兄弟的反复劝说下决定投案自首。就在他乘坐公共汽车返家的路上,他又录制了一段视频,这段视频中的科斯塔头顶鸭舌帽,戴着与《使命召唤》系列中“幽灵”的面具拥有同款骷髅图样的口罩,他说:“你可能认为那些血是某种颜料,或者整个视频只是蒙太奇式的表演,但并不是,呵呵,我真的杀了她,你们明白吗?”当地时间2月23日,科斯塔被当地警方逮捕,并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当地媒体的一段视频显示,警察用手铐铐住Flashlight的时候,他并没有表示出任何的忏悔之意,只是一直保持微笑。路人问他,“你记得你干了些什么吗”,他说,“当然记得,我的精神完全正常”。警方询问他的犯罪动机时,他回答,“因为我想这么干”。

另一位路人问他为什么杀人之后还在笑,他表示,他“了解情况的严重性”,刚想补充些什么,警察却不给这个机会,带走了科斯塔。警方在科斯塔的家中找到了一本笔记,笔记上记录了整整51页的内容。

根据笔记本上的自述,科斯塔厌倦生活、缺乏生活目标,并且不愿与人相处,因此要靠自己创造的一条谚语融入社会:“活在面具中,一人千面”。

他还写道,“伤害某人情感的时候,我会感到满足。只是我没有机会,一旦有这个机会,我会绑架某个我认识的人,不止摧残他的心理,更要从身体上伤害他。科斯塔表示,他属于某个要对基督教发动攻击的“战士集团”。

科斯塔并不是该集团的领袖,只是一个完成了任务的士兵。GEO战队的公告验证了这一点,公告提到科斯塔向GEO额外发送了一份PDF文档,文档内容包含“对基督徒的辱骂”与“对恐怖主义的致敬”。

从科斯塔给警方的口供来看,他早在两周前便计划谋害Sol。

至于科斯塔的杀人动机,他是这么描述的:科斯塔向Sol提出邀请“发动一次恐袭”,Sol以为科斯塔在开玩笑便拒绝了他,科斯塔却觉得Sol“挡了自己的路”,于是起了杀心。

科斯塔的口供亦有如下的记述,将这起凶杀案比作恐吓用的材料:“如果你们不同意我们提出的某些条件,我将通过本次袭击(杀害Sol)展示我们的观点与能力。听话,迎合我们的要求,因为当一名我们的士兵使用自动武器对着基督教徒的脑袋开枪时,可没有什么上帝出来保护他们。

从犯罪理由来看,这起凶杀案或许是一次恐怖袭击。唯一的问题是,警方目前没有调查出科斯塔的任何共犯,也没有发现科斯塔参与任何极端组织或被洗脑的迹象。

在后续的盘问中,科斯塔给出的证词混乱不堪。

他说他“讨厌女性”,为此甚至购买了一把9毫米手枪;随后又在另一部视频中,面对警察低下头一声不吭,偶尔吐出一两个词,把自己的行为怪罪给“游戏”与“使命召唤”。

犯罪的细节与凶手真正的意图,仍待警方的进一步调查,根据当地媒体报道,此案被确定为蓄意谋杀案。与之相对应,科斯塔最有可能会以“蓄意谋杀罪”论处,但等待他的不会是死刑,顶多只有数年的监禁。

巴西是传统的天主教与基督教国家,因此司法与刑罚相对宽松,根据巴西宪法,除非国家处于战争状态,否则不得适用死刑。

科斯塔犯下的这桩命案,也仅会被处以6-20年的有期徒刑。此外根据巴西刑法,21岁以下的罪犯或投案自首的罪犯,会酌情减轻处罚,18岁的科斯塔同时符合上述两点;若是在监狱中表现良好,服刑一段时间还能获得假释。

根据巴西法律做出最保守的估计,科斯塔的有期徒刑应该不会超过10年。巴西的部分电竞战队与行业人士,给出了一种从女性角度出发的不同见解。他们指出,在巴西,女性玩家受到许多男性玩家的歧视、语言暴力、性骚扰,乃至付诸现实的暴力;即便是在电竞比赛中,参赛的女性选手也无法免俗,Sol之死是一个为所有人敲响警钟的最佳案例,而科斯塔该被严惩。

他们说的的确是事实,不止在游戏与电竞行业,巴西社会本身即存在较为严重的性别歧视问题,由于司法缺乏力度,杀人案频发,只针对女性的凶杀案数量也居高不下。据巴西应用经济研究所(IPEA)2020年发布的报告,2018年巴西有约4519名女性遇害,算下来每过两小时便有一位女性死于谋杀。2015年,巴西当局制定了专门的法律,一旦男性罪犯被定为因性别歧视或家庭暴力而谋杀的“杀害女性罪”(Femicide),将会被判处最高30年有期徒刑,以区别于普通的蓄意谋杀罪。

一些媒体、电竞战队与行业相关人士由此认为谋害Sol的凶手理应背负这条罪名,但目前根据警方手头已有的证据,尚不能确定科斯塔是否适用于此法条。不论如何,科斯塔的行为无法令常人理解,在巴西的司法制度之下,他的罪行亦不能充分地偿还。巴西玩家们在社交媒体上上使用了#JusticaporSol的标签,向Sol表示悼念,并尽可能为Sol争取应得的正义。

当地时间2月24日,Sol的尸体得以安葬,悼念活动也在社交网络上迅速扩散,世界范围内的各大电竞战队纷纷加入了悼念Sol的行列之中。

巴西战队Jaguares的悼文:“愿Sol安息,愿正义得到伸张”

一直名不见经传的FBI战队,化悲痛为空前的团结。2月23日,他们组织《使命召唤手游》的巴西玩家们进行了一次悼念Sol的活动,服务器中的百余人放弃了日常的厮杀,转而围成一圈,用自己的方式寄托哀思。

与Sol同属于FBI战队的女性选手Krony,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写下了这样的悼词:“Sol是一位不同凡响的人物,当太阳升起时,我们会永远想起她;每一天阳光碰触我们的身体的时候,每一次我们看向太阳的时候,我们都会想起她。。

相关文章